Load mobile navigation

只有不到3%的海洋受到高度保护 海洋保护区的困境是什么?

种类繁多的物种生活在帛琉大片受保护的海洋中,包括这条隐身在红珊瑚分枝中的小虾虎鱼( Gobiiformes)。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种类繁多的物种生活在帛琉大片受保护的海洋中,包括这条隐身在红珊瑚分枝中的小虾虎鱼( Gobiiformes)。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在「原始海洋」(Pristine Seas)这个计划中一趟到帛琉的探险里,工作团队发现了这边的陆上和海里都拥有高度生物多样性。 PHOTOGRAPH BY EN

在「原始海洋」(Pristine Seas)这个计划中一趟到帛琉的探险里,工作团队发现了这边的陆上和海里都拥有高度生物多样性。 PHOTOGRAPH BY ENRIC SALA,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ag手机客户端下载苹果|HOME的地球uux.cn报道)据美国国家地理(撰文:SARAH GIBBENS 编译:蔡雅铃):世界领袖们尽管高调宣告了要设立海洋保护区,要落实这些重要的保育措施时却力不从心。

当某些国家宣布要划出成千上万平方公里的海洋进行保护时,这种大胆的计划会让他们获得媒体很大的关注。 这是因为科学家表示这种海洋保护区(Marine Protected Areas ,MPA)是保护海洋动植物不被海洋酸化、热浪、过度捕捞和污染威胁的有效方法。

MPA能提供许多好处,例如保护濒临危险的物种,或是有助于恢复鱼群数量并散播到邻近渔场。 管理最好的保护区会获得最多好处,而根据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迁委员会(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在9月底发表的报告,并未减少的污染排放将会对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冲击。

不过若要MPA真的达到足以减缓气候变迁造成影响的保护等级,专家说联合国在如何管理那些地区以及思考无法履行承诺的国家会有什么下场时,必须考虑的更加严格。 如果一个保护区处在不上不下的状况太久──卡在宣布了却又没有执行之间──它可能就会被环保团体视为如同「纸上保护区」,但仍不会在国际间面临太多批评。

在2014年,科学家呼吁到2030年底,全世界以MPA网络来保护的海洋区域应该要有30%,然而如今各国似乎连联合国订下要在2020年前保护全球10%海洋区域的短期目标,都无法达成。 虽然联合国说已经做到8%了,但是专家警告说全球的海洋只有2.2%是完全禁止商业活动,而也只有4.8%有受到积极的管理。

「不是只要30%受到保护就可以,而是要30%受到高度保护。 」皮尤贝塔雷利海洋遗产计划(Pew Bertarelli Ocean Legacy Project)的负责人麦特. 兰德(Matt Rand)说。

为什么有些国家会失败

「有两种方式来看待这些纸上保护区。 」持续追踪海洋保护区进展的海洋保护地图计划(Atlas of Marine Protection)的经理罗素. 莫菲特(Russel Moffitt)说。 他说这个名词可能是指称那些只有纸上作业的保护区:「通常是遇到程序问题或管理权的问题。 」

纸上保护区也可能源自于「非常微弱的规范,缺乏执行力或社群参与,虽然有海洋保护区存在,但并没有达到设立的目的。 」

一份去年发表在《科学》期刊的研究发现,在欧盟727个MPA里,有432个里面有商业捕鱼活动出现。

MPA通常是建立在生态丰富的水域,在那里严格的规范能保护最多的生命。 但这往往也会让想要保护鱼群和想要进入保护区的两种人引发争论。

「我不是要要批评任何努力排除万难划定出保护区的人,」兰德说:「他们确实经历了过程中最困难的部分,[宣布了]不允许某种程度的海洋资源开采。 」

兰德举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al Park Service)作为例子,他们尚待处理的维护工作正说明,要确保自然保护区受到保护是需要大量的财力和人员。

MPA的盲点

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 University)的生态学家克莉丝蒂. 格鲁寇维特(Kirsten Grorud-Colvert)列出了好几条能改进MPA的方法。

「首先是对于MPA是什么,以及有什么用至少要有共同的理解。 」她说。

格鲁寇维特目前正和美国国家海洋及大气总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前署长、现在是俄勒冈州立大学教授的珍. 卢布申科(Jane Lubchenco)一起努力要订出一套能清楚定义各种规模的MPA的指导方针。

「重点是要使用相同的语言。 」格鲁寇维特说。??

她补充说鼓励各国勇敢采取行动,并帮助这些国家在国际间取得支持,也能让MPA的成效更好。

「资源和收入也是个问题。 你需要财力、人员、和设备,」位在布鲁塞尔(Brussels)的组织欧西亚纳(Oceana)的政策与宣传经理尼可拉斯. 佛尼尔(Nicolas Fournier)说:「这是许多政府所面临的现实情况。 有时候他们连执行的预算都没有。 」

国家地理探险家安立克. 萨拉(Enric Sala)去年在TED大会给的一场演讲里,提倡要将公海变成海洋保护区。 由于公海位在任何国家的领海之外,所以它们会需要一份大规模的国际协议。

「世人大多不知道,一份相当于海洋版本的气候协议目前正在进行协商。 」兰德说。

一份可以保护占海洋三分之二面积的公海的协议,将在接下来的2020年初进行协商,不过还不清楚保护的程度会多严密。

保持乐观的理由

兰德乐观地看待进展的卫星科技可以更有效地监测MPA,同时又能降低花费。 全球渔业活动观察(Global Fishing Watch)让卫星监测系统搭配了人工智能,并已藉此找出非法捕鱼猖獗的海域。

兰德也认为活力充沛的青年运动和当前对气候变迁的关注,也是能乐观看待全球会有更多海洋获得保护的原因。

萨拉指出英国、智利、塞席尔群岛(Seychelles)和帛琉等都是为保护海洋而勇敢行动的国家的例子。

「各国必须挺身保护更多情况危急的海洋地区,这有助于防止大规模的灭绝,未来海洋才能生产更多食物,以及减缓气候的变化,」萨拉在电邮里说:「海洋虽然是气候变迁下的受害者,但也可以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环球趣视频”
上一篇 下一篇